纽约联合国总部暂停向公众开放以应对疫情
来源:纽约联合国总部暂停向公众开放以应对疫情发稿时间:2020-04-04 13:32:33


“近1000万人失业,数千人死亡......”该组织主席布拉德利说,“他(特朗普)不听取专家意见,散布虚假信息,而且仍然拒绝制定一项全国性方案来应对这种病毒......”

先从此事的关键点——求援信说起。3月下旬,由于更多舰员被确诊患上新冠肺炎,克罗泽尔给美国海军高层发了封信,指出舰上的情况正在“快速恶化”,请求允许舰上数千名舰员尽快下船隔离。

报道介绍称,威斯康星州计划于4月7日举行初选。民主党人对选举期间的健康状况表示担忧,同时继续谴责特朗普对疫情的日常反应。

根据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全球实时疫情数据,截至北京时间4月4日14时12分,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278458例,死亡病例达7159例。

这则35秒的广告名为“特朗普输掉了威斯康星州”,聚焦特朗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时的表现。广告中,特朗普的声音一度出现在背景中,“我不相信你需要4万或3万个呼吸机。”此前,特朗普曾质疑纽约州州长科莫关于该州需要这个数量呼吸机的说法。

根据美国选举法律,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(Super PAC)可以较为直接地为某位竞选人加油助阵。2016年大选期间,民主党和共和党阵营内,不少候选人身后都有来自这类组织的支持。美媒称,尽管法律规定这些委员会是独立的,不能和它们支持的候选人竞选团队协调行动,但现实情况并非如此。

网络上流出的一段视频显示,在克罗泽尔走下舷梯的时候,舰员们一遍遍高呼他的名字,鼓掌目送他离开航母。在登上私家车前,这位离任的舰长回头向舰员们挥手道别。按照美国的价值观,想拯救舰上几千名官兵生命的克罗泽尔应该是英雄。然而,这位英雄却受到了不应有的惩戒。在这背后,究竟隐藏着什么?

其中,湖北和武汉广大公安民警、辅警日夜奋战在抗疫斗争最前沿、第一线,参与拉网式排查1300万人次,流行病学调查10万余例,协助转运“四类人员”8万余名,8名公安民警、辅警因公牺牲。

首先,这是对克罗泽尔“泄密”的惩戒。自疫情发生以来,美国疫情防控工作饱受诟病。比如,美国疾控中心从3月2日起停止发布与检测人数和死亡人数相关的数据,美国长老会医院麦卡锡甚至通过电视恳求卫生部门对疑似病人检测,美国民众对政府应对迟缓非常不满。而克罗泽尔发信向海军高层求援,且这封信被媒体公开,显然将远在大洋上的航母疫情形势以及军方的应对不力公之于众。正如莫德利所指责的,“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”“引起不必要的恐慌”。莫德利的表态说明,这次震动美国舆论的“泄密”事件让美海军高层颇为被动。撤换舰长,就成了美海军高层意图挽回颜面的不二选择。

看重私利而非生命,使得美国的决策部署始终无法对焦疫情防控本身。美国一些军政高层,以及自上而下弥散在这个决策体系中的官僚习气,是延误防控救治时机的罪魁祸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