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冠病亡率男性高于女性 专家:与这些生活习惯有关


由于感染人数激增,目前全美都出现医疗物资紧缺的情况。26日的节目中,凯拉连线纳瓦罗,质疑美国联邦政府没有在协调供应和紧急生产方面做更多工作。

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地方,在死亡病例统计口径上,德国和意大利也不相同。德国没有将无法确定是否由新冠病毒致死的病例统计在内,也没有将确诊前就已经死亡的病患统计在内。德国医院通常不像意大利那样进行验尸测试。因此这些死亡数据也就不会被统计在内。

她以呼吸机为例,称美国目前存量约20万台,但专家说可能要100万台,“你能满足这个要求吗?”

最后,相当重要的一个因素,德国雄厚的医疗力量,也可作为低死亡率的一种可能解释。

随后,纳瓦罗开始为特朗普开脱,将“枪口”对准中国,他先是声称中国没有更早通知美国,“让全世界都滞后了6周,因此我们每天都在解决这些问题……”

纳瓦罗先是称自己的部门正在世界各地努力协调、动员企业,努力帮助各州获得医疗物资。在凯拉试图打断并提出质疑时,纳瓦罗要求她别把这场危机搞得“耸人听闻”,因为那样会“造成更多的焦虑和恐慌”、“会让我们的工作更加艰难”。

“意大利的高死亡率主要是因为年龄。早期数据显示,病亡者的平均年龄高达81岁。”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、流行病专家张作风教授对澎湃新闻说。

凯拉打断他:“但老实说,政府显然对此准备不足,你知道这些病毒有多可怕,它们爆发了。政府夏天预演的时候就知道,如果发生这种(疫情爆发)情况,就会出现问题…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找你来谈供应问题。”

“为什么这是浪费时间?”纳瓦罗追问。

是什么样的原因使得这两个地理邻近,且同样有着严重疫情的国家的死亡率截然不同?在统计数字的背后,有哪些因素值得全球各国反思和学习,最终一起打赢这场全球抗疫战。